广东快乐十分电话 > 都市言情 > 重生日本当厨神 > 正文 第1031章 听说你很厉害(下)

pk10冠亚季精准投注:正文 第1031章 听说你很厉害(下)

 热门推荐:
    除开夏羽、阿莫尔,众人安静围观。

    阿莫尔一开口,就是滔滔不绝:“火候让食材变得美味,但怎么才能形容这样的美味呢?唔,先挑一个最简单的点说——”

    他瞟了眼夏羽。

    “口感!”

    “口感就是‘美味’必不可缺的一环。你的口感输了?!?br />
    “是啊,口感输了?!?br />
    夏羽大方承认。

    闻言,阿莫尔表情一怔,没料到血气方刚的少年,就这么“屈服”了。

    可夏羽下一句话,让他反应微妙。

    “口感我输了,但味道,你输给了我?!?br />
    夏羽见一位贤者脸上,宛如川剧变脸的神色变幻,心下暗爽,笑容也渐渐浮现。

    认输?开玩笑,不败金身怎能在这不明不白破了呢。

    虽然只是私下的探讨交流,他却知道自己始终是怀有“搞事”目的而来。

    搞事。

    搞起来,不搞怎能让这位‘强硬派’乖乖闭嘴呢。他也算看出来了,卡尔、布鲁恩早就设了局,自己何不趁势发挥一波。

    “味道?”

    联系之前夏羽说的“太淡了”,阿莫尔脸色阴沉,“我这是纯粹的火候,我们探讨的,也只是火候这种基础的东西。谁告诉你‘火候’有味道的!”

    “有!”

    一个字,就把贤者气得够呛。

    夏羽指指阿莫尔拿在手上的鸡蛋,眨了眨眼,“所以,这也是我的火候,和你的火候,最大的区别!”

    “吃吃看你就知道了?!?br />
    “保证是原原本本的‘火候’,很纯粹,我煮鸡蛋时你也看到了,绝对的白水煮蛋,无任何调料添加?!?br />
    夏羽知自家事。

    【源头】爆炎,与阿莫尔的火候专精,算是各有所长。阿莫尔的‘火候’当然更细腻,乃至丧心病狂到0.1个摄氏度的温度,也要死死把握的地步。

    爆炎是流动性的火焰,而非池水的‘永久均衡’,他如果殚精竭虑去操纵,或许能在细腻层面追得上来,可这在夏羽看来有点费力不讨好,完美过头而忽略了其它原生态的东西,就如阿莫尔,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

    火焰,是有味道的!

    这一点,在他还是几星厨师,连特厨都不是,刚刚掌握爆炎的时候,就确信无疑,并把这样的火候理念坚持至今。

    阿莫尔终究是吃了。

    第一口,神情就立刻变得精彩纷呈。

    时隔好几分钟,他嘴唇也颤,乃至脸部肌肉都在颤,对着蛋黄咬下第二口。

    同样的温泉蛋,同样润滑的蛋黄,可是,呈半固态的蛋黄在口腔融化开来时,阿莫尔发现了,一丝火焰,分明残留在鸡蛋碎渣里,悄悄侵袭他的舌头,影响他的味觉判断。

    火焰的味道?

    不。

    好久没使用低劣粗糙的炉具,好长时间没让火焰直接炙烤食材,这样原始粗野的味道,对高高在上的阿莫尔而言,太陌生了。

    阿莫尔眼睛通红,内心虽在极力否认这股“味道”,口腔在震颤,但是由舌头绽放开来的热流,已经向他全身扩散。

    “怎么样,阿莫尔?”

    一个声音突然问。

    整个人震了震,阿莫尔抬头对上几位同僚奇怪的视线。

    “哼,我赢了……他也赢了?!卑⒛旌苡?,说话间却把手上最后一些蛋,丢进嘴巴咀嚼。

    “他人呢?”

    随后四下找人。

    “早就走了?!卑退沟侔脖砬楦殴至?。

    阿莫尔脸一黑。

    卧槽,装了哔就跑?好小子!

    卡尔哪能看不出阿莫尔眼里流露出来的震动,心下笑了一笑,看似简单又简短的火候探讨,却胜过一次规模浩大的食戟对决,结果么,各小胜一局,最后以和和气气的平局收尾。

    对此,卡尔悄悄竖大拇指。好一个小狐狸精,他本来还担心阿莫尔被怼的下不来台。

    现在看担心很多余。

    “他走时就没说什么吗?”阿莫尔黑着脸,此时又是羞恼,又隐隐有期冀。

    “咳,夏主厨让你不要整天高谈阔论的,研究新型炉具,走在分子美食领域最前沿,引领美食界时尚的同时,也不要忘了低头看看最质朴的火焰?!?br />
    “火候本身,就是对火焰的操纵?!?br />
    巴斯蒂安大概转述了夏羽的话。

    且不说阿莫尔哼着说什么“他也敢教训我”这样怒气冲冲的话,卡尔观察这位同僚怒气发作,却突然闪过一丝思索的脸庞,暗暗好笑。

    果然。

    一个个都是影帝。

    大抵是拉不下脸面,阿莫尔只能强装“震怒”的姿态,给自己铺一个不尴尬的表演舞台。

    “说认真的,阿莫尔,如果放开手脚,不局限于‘火候’基本功,火力全开,真正烹调菜品,进行一次私下对决,你胜率能有多少?”巴斯蒂安问。

    “???什么叫能有多少!”阿莫尔不乐意了,急的瞪眼睛,“我如果祭出必杀食谱,哼哼,同为龙厨罕有敌手,谁来斩谁!”

    见阿莫尔扯起必杀食谱这最后一块遮羞布,卡尔、布鲁恩、巴斯蒂安,表情却很不对劲。

    布鲁恩哈哈道:“如果他也有必杀呢?”

    “怎,怎么!可能!”

    阿莫尔傻眼。

    三贤者却没注意到,布鲁恩在句末,嘴巴又无声动了动,俨然在说:快了!

    ……

    igo总部城堡外。

    进车后,听夏羽大概讲述与igo高层会谈的经过,雷傲雪、森田真希、薙切绘里奈,不由地愕然。

    “所以说,你刚刚跟一位贤者,交手了?”

    夏羽把车门关好,这是一辆车内空间宽敞的商务面包,路德随他出来,坐在副驾驶位,而装蛋的科技金属箱,以及装有传说厨具‘贪狼壶’的箱子,则在后面另一辆车,由igo防卫人员保管和运输,一同随车队直接奔赴机场。

    “不是交手,是探讨?!?br />
    夏羽看一眼前座,貌似很严肃开车的驾驶员,副驾驶位的路德,都竖起了耳朵。

    不由地瞪她们,眼神警告。这是别人家的地盘,好比去赌场,见好就收的道理懂不懂啊,姑娘们。而且,这次能拿回‘贪狼壶’,岂止小赚!

    “是是是,探讨?!?br />
    雷傲雪忍笑改口。

    森田真希、薙切绘里奈奇怪的眼神,似乎写着‘你把我们当制杖吗’这句话。

    到了机场,路德帮忙去安排登机事宜,她们赶紧团团围住夏羽。

    “结果呢?”

    “对呀,你跟那位作风强硬的火候大师交手,谁赢了?”

    “都说了是‘探讨’??!”

    夏羽没好气的摆摆手,他神态轻松,出门后,几乎就把战果什么的抛在脑后,当然这会小伙伴问起,他也只能如实相告:“那个家伙,准确说,是分子美食领域的火候大师,氪金的现代仪器和设备,在细腻和细致上,我不如也。但是嘛,嘿嘿……”

    “他有他的特色,我也有?!?br />
    “火焰的味道,懂吗?比拼质朴,原始,我先天就是不败的!”

    姑娘们顿时安静下来。

    包括雷傲雪,听夏羽提及‘火焰的味道’,就是双目放光,几乎形成直觉反射了。

    “这是火焰最根本的印记呢?!鄙镎嫦5托?。

    薙切绘里奈更是一本正经地说:“我以前,就不止一次说过,夏讲师的火焰,可以作为菜品最原始的调料,而名为‘火’的调料,是氪金设备所无法赋予菜品的。手工有手工的好处,机械也有机械的弊端。我始终认为讲师的火候理念,是直指源头的,是伟大而又神圣的……”

    哇,这里是人流量可怕的机场大厅,听少女这样众目睽睽下的脑残粉式发言,夏羽赶紧伸手捂住她嘴,尴尬道:“嘘!嘘!咱们回家,到自己的地头,你怎么夸都可以?!?br />
    金毛少女却摇头,拍掉他手,此时一如既往表露出她对烹饪的认真态度,“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br />
    她对路人目光做到了无视。

    “哇!”森田真希突然对绘里奈一个虎扑,搂住她腰,“这样的绘里奈,好可爱?!?br />
    “是很可爱?!?br />
    雷傲雪啧啧有声:“反差萌?”

    瞬间,薙切绘里奈前一刻还很正经和坚定的眼神,变得飘忽了起来,不知道往哪看,飘来飘去最后飘到了自己的脚尖,垂低了头。

    夏羽大为赞同地说:“可爱,想……”

    却在这里卡壳了。

    “想……?”

    这下,姑娘们都盈盈瞧他。

    夏羽瀑布汗,绝不可能吐出刚刚差些喊出的一个字,这会神色不变,“慈眉善目”道:“就是想捏一捏,绘里奈你乐意吗?”

    “捏、捏哪里?”少女依然盯看脚尖。

    “脸啊?!?br />
    然后夏羽就捏了。

    没有“下流”、“龌蹉”这样的喝斥,浑身是刺的傲娇金孔雀,或许是早就被驯服了,也可能因为夏羽是她名义上的监护者,总之,夏羽捏她脸,绘里奈表现得很平静,甚至有点小配合轻轻地扬起俏颜。

    森田真??醋耪獬渎托?,又温馨的画面,清澈大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线,“真好呢!”

    雷傲雪眼神复杂。

    如果说森田真?;乖诨嬷?,那她就是彻底的局外人。

    旁观视角,也让雷傲雪心中一丝火焰和情丝,悄然间消散了很多。雷傲雪不得不承认,她机会渺茫,同时她也在回归理智暗暗反思,情愫的产生,追究原因,无非是夏氏大魔王太过耀眼,简直是万千女性厨师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其实是崇拜和仰慕,不是喜欢吗?雷傲雪心想。

    下午,机场等候大厅,响起一道悦耳的广播:“由哥本哈根凯斯楚普机场,飞往东京成田国际机场,北欧航空公司sk983号航班,已经开始检票登机手续……”
834| 971| 278| 562| 799| 963| 980| 19| 786| 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