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快乐十分电话 > 历史军事 > 龙组兵王 > 正文 第1044章 1045:要么就拿第一

北京pk10多长时间一开:正文 第1044章 1045:要么就拿第一

 热门推荐:
    入魔的不止是林初雪,还有罗亦。

    估计这家伙真的是魔障了。

    《七十二谭腿》目前罗亦已经练到了第18式腿法。

    这和他疯狂的自我鞭策有关系。

    因为仇恨驱使着他。

    他对于李威的死还是耿耿于怀。

    不管那帮人有什么苦衷,他们就是抛弃了原则,脱离了异客,更让马里奥和李威惨死?;褂行斐堑脑庥?,这一切都让未来蒙上了阴影,实力不强只能被支配的感觉他罗亦尝到了,也不敢不让自己强大起来。

    他对自己的狠,比之在部队和龙组时候还要有过而无不及!

    如果未来徐城没办法再?;に堑氖焙?,他希望他能站出来,以前异客就没有他的戏份,这一次,他想要通过他的努力,可以为自己人挡在前面。

    异客剩下的人已经不多了,林东年纪还小,杜尔森的体格限制了他学武的成就,那么也就剩下罗亦有武学功底和良好的身体素质,他知道自己扮演着什么角色,所以,他没敢放松。

    他回到了以前第五部队,算是他的娘家了。

    原本龙组想要他归队,但被罗亦拒绝了。

    他说:“我还有个人恩怨未了,而且我身上的刺青让我没办法回到龙组了,请原谅我,但国家需要我的话,我义不容辞顶在前面?!?br />
    北山等人也没再强求他,罗亦就独自在第五部队里每天除了训练就是训练,偶尔还会和过去的老教头在食堂或者他的小院子里喝点小酒,教头对他过往非常感兴趣,罗亦也把他跟随徐城的那些事儿跟他吐口水讲故事。

    教头听着非常向往:“人这一辈子能有那样的经历,值了?!?br />
    罗亦感叹一声:“诶,吹牛逼的你别当真了,失败者嘛,说什么都是错的?!?br />
    教头看着罗亦喝着酒眼眶泛红,居然哭了。他知道,罗亦说的并不是什么吹出来的,不然他也不会感触后落泪。

    “我的一生还没结束!”罗亦突然一口闷了白酒,含着泪咬牙道:“李威的仇,我来报!”

    然后他站起来道:“好了,教头,今天到这里吧,我先回去了?!?br />
    可能是喝高了,罗亦起来的时候有些摇晃。

    “我说你今天是不是喝多了?想开点,有什么心事多来我这里,别老把自己关在那里苦练,你以前当兵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狠,劳逸结合啊?!苯掏氛酒鹄炊运档?。

    罗亦罢罢手,有些含糊不清的道:“没事......我醉了也能趴着回去,如果一个人连喝酒醉了自制力都做不到,别提他能有多大的本事,好了,教头,留步,别送了?!?br />
    说着,罗亦就退出了院子先离开了。

    从教头的庭院到他住的宿舍,距离有一段时间,罗亦身子虽然有些晃,但就像他说的,这点酒都能彻底把他弄断片,那他也不过如此了。

    像徐城这样,不管喝多少,永远不会让酒精支配自己的大脑陷入空白,那只能说明你意志力不行。

    走过一片宿舍旁,罗亦的耳朵听到了一个声音。

    “徐城?那个四年前拿了特种兵状元的那位?我不是不承认他的实力,但真和我们现在比,没法做比较,因为他那个年代,军事化水平有多落后,而且人员编制又少,他要是到了今天,比四年前还多200人的精锐特种兵,估计就不会拿到状元了,而且那会儿的团体战术都没有现在高明,不是我瞎说,要是在今天,徐城兵长第10名不能再多了?!?br />
    “张仁,你不就拿了第三嘛,就为了体现你牛逼,犯得着来损兵长吗?”其他战士听了,有些不高兴。

    “就是,徐城兵长创造的记录,到现在还没人破呢?!?br />
    张仁不屑道:“不是我贬低兵长,但我说的是事实啊,他的那些荣耀确实很传奇,这不假,但你看看教头,不管我们多努力,比如这次,我拿了第三名,可是在他眼里,好像没什么了不起的样子,还总拿老兵长的事给我们说,说实话,我不服!我说的也是事实,四年前的战术意识匮乏,并没有如今这么体现团队化,这时候你个人主义单兵作战的可能性很低,四年前人人都想单兵刷分,所以击溃一个部队并没什么了不起的,要是放在现在,多数以团队为主,加上作战进退战术多元化,一个人要想击溃一个团体,那是有多难!”

    他说的也不错,这特种兵作战已经从过去的战术匮乏,到了今天的战术多元化,如今的第一名确实比四年前的第一名更加难。

    以前徐城一个人就刷了六七十多分。

    前10名基本上都刷了150分。

    但现在,第一名一般只刷到了25分就不错了。

    关键是现在的实力都很均很,没有团队配合,还真不能一个突出重围重现过去的那种场面。

    其实这现象就和过去球星和现役球星对比没区别,比如说过去的马拉多纳有多厉害,现在的人也会说过去防守多残暴,各种犯规规则意识薄弱,现在还有球星?;ふ卟换嵊腥讼潞谑?,所以现在的球星不如过去等等。

    罗亦从这里经过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每天他都会经过,都没理会这里的那些士兵,本来照旧走过去就是了,但他听到了这帮人议论徐城!

    他身子先停顿了一下,可是随着张仁的下半段话和听出他嘴里的轻蔑和自傲的样子,罗亦两眼深邃的目光闪烁了一下。

    “行了张仁,少说几句,我知道你很好强,但在这里,别拿老兵长说事,这是不礼貌的,特别是徐城兵长,他除了是当时的状元,听人说他还是在那时期公认的第一特种兵;在同年的g20峰会特种大赛上,咱们国家就被英伦的给淘汰,当时第二的叶秋兵长奈何不了对方,实力悬殊有些大,但那家伙对上徐城兵长的时候,可是一招就完败了对手!这是特种兵俱乐部都看到的事实,你可以去特种兵俱乐部看看这段直播留下的影像,还有徐城兵长那次大赛的录像,狙击手的部分,堪称教科书级别的镜头,别说咱们军区,其他军区多少新人学狙击手看过徐城兵长视频以后受启发的?就是其他军区兵长或者新人都对咱徐城兵长是崇敬的!”一个很有集体荣誉感的队长忍不住说了两句这个年轻气盛的战友。

    张仁:“那个时代那个时代,我们不能活在过去,我代表军区得到了第三名,这不算荣耀吗?可是教头连在军营里像样的给我做个庆功宴或者全体表彰会议都省了,多寒我心?”

    “第三名值得骄傲吗?”这时候,罗亦推开了宿舍的门,一脸沉着:“要么就拿第一!不然,战场上,第三和第二都是死!有什么区别?”
475| 82| 945| 527| 683| 691| 231| 902| 328| 705|